下一次金融危机何时到来

  沭阳县委党校  周永亮  2019.8.5

 

 马克思论述的经济危机在现代主要表现为金融危机,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行的规律性、周期性产生的现象。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人们可以推迟或加快金融危机的发生,但不能消除金融危机。

 

 我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自身不会产生金融危机,但这是一个经济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近年来我国大力开展“一带一路”建设, 我国与世界各国特别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美英法德意等有着广泛的经济贸易往来。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周期性发生的金融危机必然会冲击到我国经济的各个方面特别是我国的金融地产行业。

 

 既然金融危机具有周期性,那么下一次金融危机何时到来?

 

 第一次金融危机是在1987-1988年。

 日本被迫签署“广场协议”,黑色星期一爆发,一夜间全球蒸发一万四千多亿美元,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全部损失的三倍。

 

 第二次金融危机是在1997-1998年。

    东南亚被国际炒客攻击,引爆货币危机,紧接着刚被收复的香港被袭,在中央政府破釜沉舟的保护下,成功将国际炒客击退,得以幸存。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香港金融保卫战”。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造成的结果就是,中国1亿国企工人被迫下岗。

 

 这次金融危机与第一次相差10年。

 

 第三次金融危机是在2007-2008年。

 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原油价格跳水,高盛和摩根向新世纪金融公司逼债,引发次贷危机,美国经济垮塌传导至全球。中国被迫四万亿计划救世,最后导致货币严重超发,房价上涨,工业产能过剩;股市也从200710月的6124点狂跌到200810月的1664点。水深火热。与上一次也是相差10年。

 

那么,第四次金融危机呢,难道会在10年后的2017-2018发生?

 

我们现在知道在20188月,只发生了土耳其货币危机,这是一个小型局部的金融危机。那么大型的影响全球的第四次金融危机何时到来?随着世界各国经济管理的日益现代化,金融危机的周期显然被拉长了,前面三次周期都是10年,那么根据数学二分法原理,可以预测第四次金融危机发生的时间大概在2023年。考虑到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思想执政行为的特殊性,考虑到中美贸易大战的持续和深入,考虑到世界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的债务规模以及美国股市泡沫越来越大,考虑到英国脱欧以及美伊关系的不确定性,等等……。下一次即第四次金融危机发生时间可能会提早12年到来,也就是2021-2022年,所以现在距离第四次国际金融危机发生还有2-3年左右的时间。

 

 以后的三年时间非常宝贵,要集中全力防范化解我国目前的金融地产风险。

 

    早在201710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就无比英明的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三大攻坚战。其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主要就是指金融地产风险。

 

 假如把我国金融地产风险比作一个大气球,向气球里面不停的吹气,则气球会慢慢不断的变大,气球爆炸的风险必然也慢慢加大;反之让气球慢慢撒气,则气球爆炸的风险必然逐渐减小,直到爆炸的风险被完全化解。我们现在开始就是要力争在三年之内即第四次金融危机到来之前把金融地产这个大气球爆炸的风险完全化解。假如我们做不到,金融危机到来时不可避免的有相当数量的企业特别是与国外有贸易往来的企业将面临减产停工破产的打击,大量员工失业,房贷停供潮出现,短时间内房价大幅从高处下跌30%-50%,那时我国银行等金融机构会情何以堪!金融地产这个大气球就爆炸了!我们决不能让这种事件发生。

 

 为此,我们必须在最近三年左右的时间里即第四次国际金融危机到来之前做好如下两件事:

 

    1从现在起坚决不允许房价上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于730召开,会议再次提出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作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剌激经济的手段。中央政府一锤定音,但关键是把中央政府的政策落实到每一个城市,真正让炒房者幻想破灭。

 

    2、从现在起每年让房价下跌10%-15%左右;三年总下跌40%左右,让房价缓慢回归到与国民收入相符的合理水平。这样才能消除化解金融地产风险,在国际金融危机到来之前我们的金融地产风险可以成功软着陆。现在要敢于让房价下跌,稳房价,不让房价下跌,最后只能是越稳越稳不住。这个跟上一次金融危机时候的A股是类似的。股市从200710月泡沫的6124点飞流直下到200810月的1664点。当时的股民们非常可爱也非常疯狂,根本不相信A股会真的下跌,即使有短暂的下跌也是为了将来更大幅度的上涨。期间政府尽管也曾反复救市,结果股市还是硬着陆,股民和企业近80%的财富灰飞烟灭。

 

    根据中央政府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作的定位,可以快速消除炒作现象。通常一个城市居民或家庭都有一个常驻城市,在常驻城市不妨可以有两套住房,第二套为改善型住房,对于有第三套房甚至更多套房的居民或家庭则实行高额房产税,比如对第三套房实行征收房价15%至20%的房产税。另外在非常驻城市不得有房产,如果在非常驻城市有房产则限时卖出 ,过期不卖的由有关部门进行拍卖。这样就基本消除了住房炒作现象,房价也必会逐渐回归合理水平,同时也让住房真正回归居住属性。但遗憾的是类似于这样简单明了的政策因既得利益者的百般阻碍迟迟不能出台。我们现在必须和第四次金融危机抢时间,迅速清除障碍,出台房地产相关政策。

 

    现在我们更是全民炒房,二十多年来,中国的房价一直是上涨的,期间虽然房价有过调整,但之后是房价的更快速的报复性的上涨,这种现象在民众心里已经根深蒂固。现在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中国房价还会真的下跌,只要有钱或借到钱首付都会去买房,保值增值,是一种最好的投资。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现象!中国民众因按揭贷款买房欠金融机构的债务已经达到了极限。所以在我们防范化解金融地产风险的时候要汲取上一次泡沫A股硬着陆的教训。各级政府要明白清楚我们现在究竟应该做什么。再也不能为了当地的GDP而出台刺激房地产的政策和措施了。要实实在在的做点事改变解放民众心里那种根深蒂固的房价只涨不跌的观念。确保所辖地区的房价在下一次金融危机到来之前调整到与本地区民众收入水平相符的合理价位。不让特朗普之流有击溃我国经济的任何可乘之机。事实上,现在最可怕的事是到今年9月1日特朗普美国对中国出口美国约5500亿美元的全部产品加征25%的关税,同时中国对美国进口的全部产品也对等的加征关税。这样第四次国际金融危机极有可能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发生。果如此,则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来化解我国的金融地产风险了。这是灾难性的,我们只能祈祷!